E-Art资讯

家长如何帮助艺考生减轻高考压力?

2020-07-13

e-artcampus

6月的上海街头 大部分人都还戴着口罩 ©REUTERS

1.

2020注定是将在人类历史上载入史册的一年。

疫情改变了全世界,30年来雷打不动的高考也显得很飘忽。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迎来高考第一天。

对艺考生来说,延期的高考和校考还不算什么。致命的是,许多专业取消校考,有些学校校考改成了线上……

面对如此不确定的未来,不仅考生很焦虑,考生家长也很焦虑。

7月邯郸模拟考试现场

2.

这几天我看到一位学生家长在朋友圈发求来的考试签,不禁半开玩笑地问她:“你家孩子已经稳稳地美好前途在手,你也说高考对她来说只是体验一下生活,为什么你还需要求签呢?”

她回答我说:“张老师,我家孩子本来是一点都不紧张的,但是寝室里的同学们还要靠高考决定人生啊,学校的整个气氛也很压抑,所以孩子也有点焦虑了。”

的确,这个时候,如何帮助自己孩子减轻高考的压力,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

3.

许多高中的班主任会教学生一些考前减压的方法,例如呼吸法、冥想法等,这些介于生理和心理调节的方法都是有用的。

但是我想分享的经验是:减压并不一定是唯一的选择。

不如让孩子们知道:在重要的时刻即使压力很大、非常焦虑,也是正常的。

毕竟,人类能走过漫长的岁月克服无数的生存危机将基因延续到今天,基因记忆功不可没,它使得我们在再次面临危机时,天然地启动应激反应。

©UC Berkeley News

常见的反应有:

1)剧烈情绪波动:

一时觉得自己能一飞冲天,央美国美随便挑,一时觉得自己可能连大专都考不上;一时激情四溢通宵复习立志为校争光,一时觉得人生毫无希望课都不想上……

不必责怪孩子的状态不稳定、心态不积极或不客观。这时候的种种情绪波动,其实是大脑在为不可预测的结果提前做心理准备,避免真正打击来临时的巨大伤害;

2)各种身体反应:

以前我以为紧张到肚子疼、心痛到不能呼吸是一种修辞方式,后来才发现,这类型真实存在的生理反应,叫做情绪的躯体化……

心跳加速、呼吸紧促、不停吞口水、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手心出汗等,都是正常的身体应激反应。

家长们出于好意,很容易提醒孩子们不要紧张不要焦虑不要影响发挥,结果可能是反作用:孩子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就会更加紧张,害怕影响了考试,然后,就真的影响考试了……

相反,如果早一点跟孩子说:紧张是正常的,大家都会紧张,谁还能没心没肺到高考都不当一回事呢。

这个时候,孩子想起你的豁达,你的理解和包容,也许就有更多的心理能量去缓解紧张。

3)失眠:

我问过很多高考学霸,当年考试的时候都有失眠的经历。

一般人当然会慌,觉得自己再睡不着,明天的考试肯定要砸了。

©Megan te Boekhorst

但事实上,十七八岁的青年,一两天通宵对体力的影响微乎其微,说不定亢奋状态还有利于临场发挥。

我自己虽然不算学霸,但我考语文的前一晚,也史无前例地失眠了。

那一夜辗转难眠时我很困惑:我觉得我自己一点都不紧张,我也没有喝咖啡喝茶,我从来没有失眠的经验,为什么,我就是怎样都睡不着呢?

我不断地跟自己说,快睡快睡,否则明天就没精神了。然而没有用。

最后,我对我自己说,好吧,那我就不睡了,大不了算通宵一个晚上,我明天照样能考140分!

结果出入不大。我在1999年广东的高考语文中标准分是800多,估计原始分在140左右,属于广东省的高分考生。

所以,反正睡不着了,那就在气势上给自己加油,告诉自己:狭路相逢,勇者胜。

©REUTERS

4.

在中国,高考被家长们赋予了太多的期望。

虽然它的确是孩子人生当中最重要的转折之一,但,也仅仅是“之一”。

我观察身边各行各业的杰出人士,发现他们共同的品质是: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情,为之持续地努力,延期满足,并享受当下。

他们之中,有高考的优胜者,也有当年成绩顶尖却放弃高考的个性人物,有超常发挥享受了高考红利的幸运儿,也有高考失利在破大学里失落了好几年后来却歪打正着走上另一条辉煌之路的鸡汤人物……

一考定终生的年代早已过去。现在都2020年了,如此广阔的世界,选择如此多元,谁还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尤其是,当你还能看到我的这篇文章,你就有了秒杀绝大多数同龄人的机会——艺术生的弯道超车,拼的是信息的层级:

E-Art,就是在高考的焦虑如洪水般快淹没你的时候,上帝派来拯救你的诺亚方舟。赶紧联系我们吧!